QE 後遺症已經浮現在政治上。英國脫歐公投、美國大選後,法國大選(2017年2月)及德國大選(2017年7月)。新興市場未來通縮高息話唔定持續數年,相反成熟市場通貨膨脹低息也不是無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