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最不願意見到的情況終於出現了, 大市過去兩天成交金額約500億, 其中窩輪和牛熊証成交佔總成交足足一半. 不論此類槓桿比是10倍或是20倍也好, 槓桿產品已不知不覺成為主角, 而正股卻淪為了配角, 恆指成份股的性質便由投資型變成了對沖型的工具, 主客不分了, 這是極可怕的現象. 旋轉門的力度越來越大, 就是金融業的哀歌, 槓桿產品的勢力可把整個行業推往斷頭臺. 大致上以往香港的金融制度是相當的健全, 自從數年前推出了副產品後, 投訴個案便浪接浪地不停出現, 我們不想步華爾街旋轉門的後塵, 過份包裝, 有一天會不能自拔.


槓桿產品的出現是趕絕真正長線投資者, 發行越多便越危險. 短線的連半天也嫌長, 甚至成為15分鐘便決定勝負的死亡遊戲, 罔顧了投資的基本意義. 撫心自問懂得此遊戲規則的投資者會否用真金白銀去買入正股, 然後輾轉成為戰役中的死卒而不明不白. 做成今天慘淡的成交, 除了外圍似是而非的債務問題外, 此類產品乃是引致有實力投資者卻步的原因. 說實在我也不敢入場了, 因為入場後, 我連自已是兵或賊都分不清楚. 好好的一個金融投資行業已變種成為旁門左道的玩意, 挺沒趣味. 還恐怕遲早引火自焚, 實在是不值得鼓吹的工具, 當真正投資者離場時便加速令金融業萎縮而得不償失, 極可能做成雙輸局面, 不能漠視.


商業銀行營運艱難是可以理解, 樓市進入冰河時期, 要避免入不敷支或向股東交代, 絞盡腦汁包裝產品出售而希望收支平衡並不難明白, 同樣地港交所成交薄弱而準許衍生工具濫發去維持交投, 都是棄車保帥的決定, 這都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長遠下去可能導致名利雙失. 要維持正常的運作, 凡事都該深思熟慮, 細水長流才是正統. 經濟周期每隔兩三年便會發生, 散戶知道風險所在, 但並非代表願意接受人為造市引致信心盡失, 鬥過你死我活. 監管力度還未夠, 要維持平衡發展, 該是時候檢討, 權衡輕重才不至於為時已晚. 香港只是個小地方, 今非昔比, 不宜過份冒險, 是時候挽回長線投資者信心.



往後的經濟發展仍是崎嶇, 香港揹負貨幣掛勾, 腹背受敵, 傳統工業殁落, 創新工業未成氣候的交替期, 除了樓股外便是零售, 零售是否暢旺乃拜樓股市道興衰, 相輔相成, 假如本年度施政報告有效進行, 2014將是房屋問題紓緩開始, 要醫食住行同樣平均解困, 必須訂立房屋限呎限價外, 鋪位及住房租金仍要按差餉評估作出調節, 必需消費品的確有劃一價格的需要, 避免弱肉強食無法無天持續下去, 才是真正的為民紓困的長遠目標, 普天同享. 增強百姓在本土競爭力, 作為港人才有家的感覺, 才會感到自豪. 人力跟醫食住行脫勾比港元跟美元掛勾來得更恐怖, 棄車保帥只可作權宜之計, 長久戰必定血肉模糊.


歐債纏繞得太久了, 有點稍嫌做作, 要死嗎 ? 乾脆拔喉, 引刀成一快. 要不死便不需要嬌柔做作, 似政治把戲多於一切. 不論歐債能否解決, 市場仍要持續下去. 過去三個月真正戰場竟然是小香港, 國企和港股比其他地區市值蒸發得特別多, 這都是移形換影的掩眼法, 把香港資產陰乾了起碼1/3, 究竟歐債跟香港實體經濟有何緊密關連而招致損失慘重, 財金官員該好好想清楚. 該虧的死而無怨, 不該虧的便不能就範, 投資變成投機絕不可取, 沉默不參與已是行動的抗議, 盡快懸崖勒馬保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