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時間窗的神祕面紗
回顧11月22日文章中特別講到港股往上突破,是我們預期之中的“根據我們的星象量化模型,可見突然拉高的衝擊(impulse),往往利好後市。”“這裏我們要留意一點,就是是次拉高與7月份的拉高有不同,程度上沒有7月那麼高,而消散得也比較快比較早”“並不是說大市漲了我就只講好的一面,我原本預期的往上突破是月中以前,時間上遲了,而月中過後的幾個時效模型還是轉向下的。”

結果市場卻恰恰在11月22日見頂,然後順應月中過後時效模型指明的方向,水往低處流了!22日發文即見頂是一個巧合的安排,編輯有先見之明安排拙文逢週三出版,巧遇頂部。然而11月中的往上拉高,以及其後的整體轉下又確實是提早做了功課所能預見,因此提出結論是:“泡沫化市場,上漲的原因就是上漲。未來可能迎接大幅波動,短線操作策略依然是機械性地逢大跌和周期低點就儲貨,等衝高收割。”

有留意的讀者可能會見到,在上篇文章中,我們提到過“短期調整後應當馬上抽高,我們甚至可見下月中依然存在低點,而月底的高點可能是一個新高亦不出奇。”。下月就是看的12月。

港股恒生指數由高位回落了超過一千點,多數股份更加慘不忍睹(由市場寬度可見),這對於天天逢高就唱好的專家是一個警號。對於我們來說,衝高收割的目的卻是爲了能夠在低位部署。目前來看,市場可能開始進入橫行震盪,然後爲未來全面下跌做好準備,這一點我們在本月月報有了預示,明年1月開始才是真跌。就短期而言,極端悲觀和殺倉配合我們預期中的週期低點反而容易觸發反彈。

回到本文正題,究竟時間窗是怎麼回事,我們是如何計算這些日期。歷史上,時間窗最早由傳奇交易員江恩的神奇運用而揚名。我們亦學習前輩經驗,個個月提早給出時間窗的日期。幅圖是上月我們提前一個月給出的上證指數11月的時間窗,11月過後我們回顧這些時間窗在實際應用中的表現。效果確實不錯!
可惜的是江恩沒有明確地提出一套科學而又一致的方法去得出這些日期,他更多地是介紹了很多計算工具。這些工具,被有些人吹捧得神乎其技,可是筆者的多年實戰應用發現,坦白講一句,這些工具其實是江恩的實驗品,用起來準確度一般,結果還是被坊間濫用大包圍來自我實現和吹噓。

雖然說,在交易的層面,時間窗對於筆者現在並非唯一考慮的重要因素。但對於時間窗的探討依然是最有趣的一件事。這裏簡要地概括而論,時間窗的計算主要分三大類,一,數字派,以各種數字組合如費氏神奇數字,江恩的自然週期數,螺旋曆法,江恩的幾何數字等;二,赫斯週期,計算循環週期低點;三,金融占星法。而金融占星分析又分爲市場關聯類,就是通過統計市場波動與行星關係來投射未來,以及就是無關聯類,純粹以占星技巧來決定權重。

那麼我們是用哪種方法來決定時間窗?答案是,以上方法全部都用。該上證指數時間窗又是用哪種方法得出?留待下期繼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