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四月開始再寫網誌到現在大約半年,雖然市況由年初一直向下,但作為投資者,無論市況升跌也是需要定時作一個撿討。

曾經聽過一個講者説一間好公司,未必係一隻好股票,而一間業務差的公司又未必唔係一隻好股票。原因係投資股票最終目的是資產增值,但是如果時機掌握不對,高位買入好公司一樣會虧損收場,反而在低位持有業務差的公司,可能也會有不錯的回報。

又在另一個場合聽過另一個講者説,他所接觸的散户通常虧損最多的是投資在藍籌股或當時熱炒的“好”公司。因為現在大多數散户對炒細價股止蝕已經是很平常的事情,而且買入這些公司注碼也不會太大。反而當投資在藍籌股或當時熱炒的“好”公司,當股價下跌時散户普遍只會不斷溝貨而不會止蝕,最後才發現原來“好”公司的基本因素已經改變,而股價從此和買入價有很大距離,變成倉裏的其中一隻千年蟹貨。

2017和2018年又再一次實現了以上的現像,2017年還是一眾看好的“好”公司,2018年就已經轉為"差"公司。而有些市場一直覺得"差"的公司,反而2018年有不錯的升幅,或是跌幅比之前的明星股溫和。但有一定股齡的投資者,相信對此已經見怪不怪。其實以上兩種情況不一定是公司的基本因素“好”與"差"的問題,而只是市場和股票的正常上升、回調波幅。

先看一些統計,不過其實以下統計非常之不準確,因為統計是以文章發佈當日的股價來作統計,但其實股價每日可以有幾個百分比的升跌,還有之前網誌盡量每日發佈一篇文章,所以股票持有的時機,肯定不會是最好的:

  1. 由四月開始,網誌評論了99間公司而財政年度是12月31日,即是全部公司已經公佈了2018年半年業績;
  2. 有4間公司是半年業績後才評論,所以只剩下95間公司之前有評論過;
  3. 有28間公司,評論之後沒有下跌到估值下限,所以沒有機會持有,有機會持有的剩下67間公司;
  4. 升跌10%之內,會當是持平,共有37間公司;
  5. 剩下有10間公司升幅超過10%,19間公司跌幅超過10%。

半年來說成績只是普通,當然不是每一間公司也值得持有,通過擇選值得持有的公司,回報可以提升。但是一個分折系統應該是可以用在大部分的股票,而且雖要不斷去改進以增加準確度。因此在網誌記錄希望可以不斷撿討和修正,暫時系統有以下重點:

  1. 首先以 FORS 找出值得投資的公司;
  2. 嘗試以業績和預計估值找出一年的波幅;
  3. 因此系統是以一年來作最終撿討;
  4. 强調安全邊際,在相對低位買入和相對高位估出,就算投資錯誤也希望在最少虧損下止蝕;
  5. 持有、沽出主要以業績作基礎,但期間如有突發事件,例如盈警,公司公告,供股、配股,任何對業務前景不確定的消息,可能要先沽出迴避;
  6. 最後資金管理是成敗的關鍵。

以半年業績和市況歸納了以下幾個主要問題,影響了系統的準確度:

  1. 今年人民幣相對2017年平均下跌了5%,令整體每股盈利及每股賬面資產淨值向下調整。這是一個很好的經驗,因為大部份投資者計算公司估值,多數着重於公司本身業務, 往往忽略了匯率對盈利的影響;
  2. 計算估值時,只用了平均估值,但沒有參考個别股票的波幅,沒有計算由高位相對下限的偏差;
  3. 有個別公司因配股、發行新股、回歸A股、派發認股權獎勵管理層、可換股債券被行使等令到發行股數增加,相對每股盈利被攤薄;
  4. 要特别小心高負債股票,因為財務費用可能大幅增加而影響盈利。更甚是集團供股、 配股集資, 增加了股價的波動性;
  5. 可能是國內資金參與香港市場比以前多,對個别公司的估值上調和下調比以前更急速,而上下調波幅比以前更大。
整體來説好的方面是系統有效地避開了去年高估值的股票,避免回調幅度不足夠便過早持有,從而產生大幅虧損。但各股票的估值,預估每股盈利和相對上下限的計算,還有很大空間去改進。
    下篇文章會集中探討最大虧損的幾隻股票,應該怎樣處理比較好。其余有盈利的股票當然是 let the profit run 等下一次業績再討論。